语言:
简体中文
繁體中文
English

直面临床上的“哈姆雷特之问”,医学伦理进病房

在国家医疗改革的大背景下,医患关系紧张等问题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。该如何破解以上难题?众多有责任心的医疗机构开展了多种形式的探索与努力,以应对这些难题。作为新加坡合资的JCI医院,广州现代医院在多年的实践中不停地实践探索,将医学伦理贯彻到日常治疗服务中,取得了良好成效。

6月7日,广州现代医院召开了医学伦理建设分享会,并引发各大媒体关注报道。时隔半月,广州日报大洋网对医学伦理建设再度进行深度剖析,站在公众媒体的角度对医疗行业伦理建设、人文关怀进行了思考。这说明,广州现代医院的医学伦理建设不仅得到行业的认可,也得到社会大众、权威媒体的高度关注。

以下是广州日报大洋网对医学伦理建设深度分析的全文:


当患者被查出患了癌症,医生应该直接告诉患者本人,还是告诉家属,这种事谁说了算?当患者从医学的角度上讲已经“脑死亡”,如果家属不出面,那么呼吸机该拔还是不拔,这又由谁来决定?……

在每天真实上演着“生存”与“死亡”故事的医院里,这些都成了医生们经常得要面对的问题。近日,在(中新合资)广州现代医院举行的医学伦理建设分享会上,医院伦理管理委员会成员们纷纷表示,业内过去更关注医学科研中的伦理问题,现如今,伦理理念正步入临床一线,一个个现实问题改变着现有医疗,也敲打着医护人员的“为医初心”。


广州现代医院举行的医学伦理建设分享会

伦理审查——

改善医患关系的伦理思考

从哈尔滨的杀医事件到如今各地愈演愈烈的医闹事件,医患关系的紧张程度已不言而喻。在医患关系越来越紧张的今天,如何改善医患关系已经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。

当医学技术和医学伦理冲突时,当患方主观愿望与客观现实矛盾时,医生如何选择?2015年,东方卫视播出的大型医疗真人秀节目《急诊室故事》第二季,就将临床救治中的伦理思考从“1.0版”向 “2.0版”升级。在节目中,医院的副院长遇到了患者“保肢还是保命”的伦理问题。患者希望医生能够保住他的小腿,但是如果强行保肢,极有可能性命不保。生命权至上,医生向患者解释并征得患者同意后施行了截肢手术。

作为一个患者集中、抢救风险大、管理任务重的科室,肿瘤科和急诊科一样,都是医院中常遭遇“哈姆雷特之问”的地方。医治过程中常常需要评估抢救的风险和收益,如何给予患者优化的治疗,正确运用医学伦理学可以很好地帮助医院、医生、护士很好地解决遇到的伦理问题,并减少医患纠纷。

广州现代医院院长王怀忠表示说:“在我们的临床故事中,出现了许多类似这样的、具有伦理学争议的问题,以医学伦理视角审视这些故事的典型意义,给了我们进一步思考的空间。在发达国家,几乎所有的正规医院都设置了医学伦理委员会,只要医疗行为涉及到老百姓,都必须经过医学伦理委员会的审查。”

人文关怀——

柳叶刀上医学伦理的塑造

据了解,广州现代医院伦理管理委员会委员主要由法学界人士、社区代表、海内外患者代表和医务人员等几十名成员组成,每届委员任期一年,任期届满后可以连选连任。其中,社区代表都是由街道办事处和居委会的主任等人担任。法律界人士和社区代表加入医院伦理管理委员会,将对医护人员的医德进行监督,对患者利益进行维护,很大程度上保证了医院伦理管理委员会审查裁定的公证性。

王怀忠院长告诉记者,患者遭受疾病折磨、经济拮据等情况时,温暖、关爱甚至可与药物、治疗达到同等效果。在治疗无望的情况下,超出治疗本身的精神慰藉、心理安抚和行为关爱,是一种人性光芒对患者及家属的照耀,这本不应该是外在于医学的一种要求,而应是医学本性的应有之义,是医学伦理精神的一种体现。

“医学伦理学充分体现了以病人为中心,给予病人人文关怀的医学理念。”王怀忠院长介绍道:“设立医院伦理管理委员会将会优化医院的人性化管理,一旦在医院全面普及,将大大规范医疗行为,培养医护人员敬业守职、平等待患、廉洁守纪的作风;同时,也能从知情同意权、隐私权保护等方面维护病患者的利益。”

“随着医患关系的紧张、医疗费用的上涨、生物医学技术的广泛应用,现代医学伦理学更多地涉及病人、医务人员与社会价值的交叉或冲突,及由此引起的伦理学难题。”为此,他呼吁,“推进医学伦理学的本土化。”当代中国医学伦理学的发展更多表现出对西方医学伦理理论的移植,而对我国社会的总体现实和特定文化背景关注得还不够深,“要让医学伦理学真正获得发展空间,就要让它真正扎根当代中国现实的社会生活,加强对中国现实问题的关注和思考”。

来源: 广州日报大洋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