语言:
简体中文
繁體中文
English

失去手术机会,放化疗不敏感,中晚期滑膜肉瘤患者该何去何从?

滑膜肉瘤是源于关节、滑膜及腱鞘滑膜软组织的恶性肿瘤,主要临床症状为局部肿胀、肿块、疼痛,活动受限。以手术切除为主。但对于中晚期的滑膜肉瘤患者而言,其肿瘤往往已经多发转移,此时再行切除术已经丧失了意义。

那应该怎么办?广州现代医院病区主任马晓颖认为,通过有效的微创综合治疗,这部分患者的肿瘤是可以得到控制的,并且其生存期及生活质量均能得到延长和提高。


VERA(中)与病区主任马晓颖(右二)、主治医生王增海(左四)等医护人员合影

来自加拿大的VERA是一名中晚期滑膜肉瘤患者。虽然在当地接受了手术切除,但是治疗效果均不明显,肿瘤多次复发,医生也已经束手无策。作为4个孩子的母亲,责任感与求生意念使然,VERA没有就此放弃,而是选择了微创综合疗法,最终化险为夷,在广州现代医院获得了重生。

肿瘤如韭菜,割了长,长了割

VERA今年70岁,40岁时左颈部出现一粒“黄豆”大小肿块。但因为忙于工作与家庭,VERA未予重视。12年后,其肿块增大,被确诊为左颈部滑膜肉瘤Ⅱ期。遵照医生的建议, 她接受了手术切除。早期恶性肿瘤在切除后通常会辅助放化疗治疗,这样癌细胞才不容易发生复发和转移。但放化疗却往往伴有恶心、呕吐等副作用,对患者伤害大。


来到广州现代医院时,VERA的肿瘤已经长得像一个小型“皮球”

VERA拒绝了放化疗。但在此后的18年间,她的肿瘤复发了4次,接受了3次手术切除。到了第四次时,其肿瘤竟增长至“一棵白菜头”大小,并出现破溃流血。因出血过多而导致血压下降,VERA出现了晕厥。她形容当时的场景道:“晕倒在地上时,额头摔破了,缝合了12针。而当我醒过来时,发现地板到处都沾满了血,就像一个作案现场。”对此医生无奈地表示:“很抱歉,我们再也没有别的治疗方法。”

VERA 在50岁时,其丈夫因肠癌而不幸去世。但由于孩子都还小,既要当爹又要当娘的现实迫使她没有深陷于悲伤的泥沼,而是努力解决眼前的困境。随后VERA通过网络了解到广州现代医院。那里的咨询人员告诉她:“我们有18种微创治疗肿瘤的方法可供您选择。”

微创综合治疗让肿瘤迅速得以控制

来到广州现代医院时,VERA的身体已十分虚弱,一方面肿瘤已增长至12*10cm左右并伴有出血症状。一方面有严重的低蛋白和贫血,走路不稳。

针对VERA的病情,医院马上组织MDT进行讨论。考虑患者的肿瘤已进展至中晚期并伴有淋巴结转移,目前无手术指征,对放化疗不敏感,且随时会出现破裂大出血,有危及生命的危险。为了控制出血症状,专家团队果断决定给她行介入栓塞综合治疗。


介入栓塞手术现场

栓塞治疗是指在DSA的导引下,将特制导管引入患者体内,再将高倍抗肿瘤药物针对病灶部位进行局部灌注,并把供应肿瘤的血管“栓死”,从而使肿瘤失去血供而“饿死”。

据了解,栓塞剂可携带抗癌药进入肿瘤内起到缓释作用,在肿瘤治疗方面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。专家团队还结合了微波消融为VERA进行治疗。VERA表示,除了微波消融有轻微的灼热感以外,其他治疗都比较轻松,几乎没有太多的不适应症。

广州现代医院病区主任马晓颖介绍,在完成这些项目治疗之后,VERA颈部肿瘤的出血症状很快得以控制,肿瘤明显缩小,其红蛋白、白蛋白等指标也恢复了正常。而现在的VERA,生活已经能够自理,与常人无异。最重要的是,她又可以继续完成自己作为母亲的责任了。

治疗后,肿瘤明显缩小,出现坏死脱落

肉瘤是罕见的恶性肿瘤,在全世界的发病率仅为十万分之三左右,即每十万人中仅有三人发生肉瘤。而滑膜肉瘤则更少,即使在软组织肉瘤中也仅占10%。但由于滑膜肉瘤的早期症状不明显,出现的关节疼痛与肿胀常被误诊为损伤或关节炎等,尤其是对于多发群体青年而言,很多时候以为是近期运动损伤或是生长期的骨痛,直到肿块飞速发展且疼痛剧烈才就医,而此时多已进入了中晚期。

对此马晓颖主任建议,如果发现关节、腿部或者颈部等部位有异常肿块,应尽快前往专业的医疗机构进行筛查与鉴别。而一经确诊为恶性滑膜肉瘤,应马上寻找有经验的医疗中心进行治疗。“早期的根治性手术治疗能让该肿瘤的复发率大为下降,而中晚期则需要考虑微创、靶向,以及放化疗等综合治疗。”马晓颖主任说道。

注:为避免引起读者不适,故将图片稍做模糊处理。

指导:肿瘤五病区 马晓颖主任